移動客戶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他來了,一起棘手的工傷糾紛化解了!有啥高招?故事講給你聽
時間:2020-06-17 19:51來源:福建長安網責任編輯:黃雨婷

如何提高基層調解糾紛的效率和效力,避免“說了不算、定了反悔”的問題?福建省寧德市蕉城區人民法院與公安、邊防、海事等部門以及沿海鄉鎮共同構建訴非聯動機制,探索“源頭預防為先、非訴機制挺前、法院裁判終局”的訴源治理,效果明顯。

“雙方各退一步好不好,賠償金額相差太大怎么談嘛!”

放下三都鎮綜治辦的電話,蕉城區人民法院訴非聯動中心負責人謝梁馬不停蹄趕到現場,費了很大功夫,才把雇主黃朝輝(化名)和工人王海(化名)拉坐在了一起。

糾紛由一場工傷引發。

此前村委會、鎮綜治辦、司法所也有過多輪調解,拿出了多套方案,但黃朝輝和王海都不能達成一致。在這通急匆匆的電話聯系到謝梁前,王海正帶著一家老小,在鎮政府吵嚷,要求解決糾紛。

很棘手,那么多次都沒調解好,謝梁來了,有啥高招?

卡殼


蕉城區山多跨海,三都澳海域是閩東龍須菜等藻類的最大養殖區域,“三菜”(龍須菜、海帶、紫菜)養殖是當地人重要的致富產業。蕉城區三都鎮的黃朝輝就是當地龍須菜養殖戶,王海是他雇用的養殖工人。去年7月,在加工龍須菜時,王海不慎受傷,導致右手手臂及無名指多處骨折。

海上漁排戶戶相鄰,形成事實上的“海上鄉村”。這樣的意外和糾紛,在海上養殖中并不鮮見。如何為村民提供法律服務、及早化解矛盾糾紛?當地建立起一套由法院與公安、邊防、海事等部門以及沿海鄉鎮共同參與的聯動機制,探索形成了“源頭預防為先、非訴機制挺前、法院裁判終局”的訴源治理新實踐。

這次,這套機制再次運轉起來:海洋與漁業部門第一時間收到了村里報送的信息,立刻協調救援和送醫。接著,在對接協調下,王海住院兩個多月的醫療費用共計5萬元,全部由黃朝輝支付。

一切似乎都很順暢。


調解現場

然而,等談到工傷的賠償問題時,就沒有那么順利了。

“后續賠償得20萬元!”傷情逐漸好轉的王海提出,自己是家里的主要勞動力,傷情影響了正常生活;黃朝輝也感覺委屈,前期醫療費已經花費了不少,“我們也只是普通養殖戶,賠償額太高,實在難以承受。”

三都鎮司法所聯合鄉村調解員,以海洋與漁業部門提供的現場照片、視頻為依據,開展調解。一次協商,不成;換種方案,依然談不攏……幾次調解相繼“卡殼”,讓王海和家屬不愿通過調解解決糾紛,“我不接受調解了,就住在鎮里,不信解決不了問題!”

裁定


三都司法所所長向謝梁(右)介紹案情

事情緣由這么梳理下來,謝梁心中就有了底:“老王啊,你和老黃之間的賠償金,是民事問題。咱們可以先進行人民調解,實在調解不成再起訴嘛!你要是擾亂公共秩序,弄不好是要被追究法律責任的!”

謝梁提到了違法問題,讓王海犯了嘀咕:本來是占理的事兒,可別最后弄到沒理,觸犯法律可就得不償失了。但王海更擔心的是:“我們賠償金額說不到一塊兒。還有,現在談賠償都這么困難,真要達成了調解,后面老黃不認賬怎么辦?”


調解現場

一句“不認賬”,讓謝梁找到了解決問題的契機:“這你放心,我們可以走人民調解、司法確認程序,你們雙方的調解協議,我們法院來裁定確認,這樣也有了法律效力,他最后不認賬的話,可以申請強制執行。”

仔細一琢磨,感覺事情有希望,王海平靜了下來:“那咱就再坐下聊聊這個事兒,我也不是不講理的人,賠償合理就好說。”

擺事實、講道理、論法律,雙方一番思量,各有退讓,最終確定了8.7萬元的賠償額。簽字確認后的調解協議書,送到了蕉城區人民法院;幾天后,蓋章確認的《民事裁定書》也生效了。

“法院蓋了章,就不怕黃朝輝會反悔。”拿到調解書和裁決書的王海,心里踏實。

聯動

眼看到了雙方約定的最后期限,王海又找到了謝梁,尋求幫助:“對方還有3.7萬元沒賠付,你看可咋辦呦!”

“好的,我們馬上司法介入,稍等。”放下手中正在看的卷宗,謝梁與黃朝輝接通了電話。

電話里,謝梁告訴黃朝輝,《民事裁定書》不僅列有雙方的調解條件,也列有約束反悔違約的舉措:一方當事人拒絕履行或者未全部履行的,對方當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請執行,“這份裁定書和法院判決書的法律效力是一樣的。老黃,你拿出裁定書,看最后,裁定適用的法律條文就在后面列著哩!”

黃朝輝連連稱是。半小時后,隨著手機短信的提示音,尾款到賬。王海給謝梁打來電話:“事情最終解決了,感謝謝法官!”

“很多村民不愿意調解,怕對方反悔;也不愿花錢走訴訟,怕費用太高。將訴非聯動機制挺在前面,通過司法確認讓調解協議擁有和判決一樣的效力,可以防止‘說了不算、定了反悔’的問題。”謝梁說。


蕉城法院法官運用移動微法院平臺調解一起房屋租賃合同糾紛

那么,訴非聯動,法院提前介入,會不會導致法官工作量更大?

“恰恰相反,”蕉城區人民法院辦公室負責人張忠廉說,“如果鄉鎮民事糾紛不經調解或調解不成,都進入訴訟程序,那我們壓力才大呢!過去很多糾紛調解后,當事人又反悔,最后還要起訴到法院,白白耗費前期基層調解的人力物力。訴非聯動,避免了很多無用功。”

據了解,推行訴非聯動前,蕉城區人民法院共有39名法官,每名法官的年平均案件審理量達到326件。推行訴非聯動后,該法院去年一年和今年前5個月分別調解案件214件和137件,案件的審理也從高數量向高質量轉變、從高效率辦案向高效益結案轉變。

“矛盾糾紛出現在哪里,聯動調解就延伸到哪里。”蕉城區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張海光說,“聯動的關鍵還是建立矛盾糾紛多元化解機制,充分依靠法院、基層調解員、鄉村、司法所、綜治辦等多方力量,讓訴源治理系統化,變成聯合行動。”

相關報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主辦 網站編輯部信箱:[email protected] | 招聘啟事

Copyright 2015 www.fjipef.ic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 14028866 號-1    中國長安網 ? 2017版權所有

刺激战场国际版官网 喜乐动安卓官方网站 北京股票配资网 上海股票配资l配资658 贵州快3几点结束 军工概念股票 北京快乐8是骗局 群英会选4个号技巧 江苏11选5玩法规则 甘肃11选五基本走势 天津十一五昨天开奖结果 上海11选5历史开奖 模拟炒股游戏 中国移动股票行情查 内蒙古快3助手下载 股票指数期货的定义 北京11选五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