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相隔800米,戰友,愛人,好久不見!

2020-02-01 16:34  來源:津云  責任編輯:肖劍
字號  分享至:

“吃飯了嗎?今天有任務嗎?好久沒見了……”1月31日中午,趙宏偉給妻子王艷發了一條信息。夫妻倆同是天津機場公安分局民警,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發生后,夫妻二人一起投入天津機場疫情處突一線,即便兩人的辦公區僅隔800米卻難得一見。

瞞著妻子請命參戰

“您好,請您把口罩戴好,往上提一提,護住鼻子……”31日上午,天津機場T2航站樓里,正在巡邏的趙宏偉提醒一名過站旅客。

當巡邏到T1、T2航站樓連廊時,趙宏偉放慢了腳步,往T1航站樓多望了幾眼,希望看到妻子王艷的身影,不過這次他又失望了。

趙宏偉和王艷同是天津機場公安分局民警。趙宏偉在航站區派出所擔任警長,王艷是反恐特警支隊副支隊長。

王艷

1月25日,大年初一,因武漢機場臨時封閉,馬來西亞馬印航空公司承運的OD688航班改由天津機場入境。航班上有31名1月19日自武漢機場出境的武漢籍旅客,48名(含外籍旅客3名)非武漢籍旅客,機組人員7名(均為外籍)。

航站區派出所接到協助天津海關等部門疫情防控的處置任務,成立了由8人組成的第一梯隊前往停機坪接機,8人中并沒有趙宏偉的名字,趙宏偉主動請纓參加任務。得到上級批準后,趙宏偉沒有把消息告訴妻子。一方面,當天妻子在備勤;另一方面,是不讓她擔心。

大年初一,趙宏偉參與馬來西亞來津航班處突任務

夜間22點,停機坪的溫度低至-3℃,算上防護服趙宏偉穿了五層衣服,盡管如此航班經過時氣流帶動的冷空氣仍然讓他不時打寒戰。

當晚23:30,OD688航班落地,此時停機坪上每個人都繃緊神經,機艙門打開的那一刻,氣氛更加緊張。醫護人員、海關工作人員進入機艙為旅客測量體溫,趙宏偉和同事在停機坪上擔任警戒。

旅客中有年邁的老人,有熟睡的孩子,趙宏偉想幫助他們,但篩查結束之前,他只能用語言安撫他們。

疫情期間處置任務的趙宏偉

經過7個小時的努力,1月26日早晨7時許,3名疑似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旅客全部轉診至指定醫院進行隔離診治,其他密切接觸旅客入住指定酒店進行隔離留觀,現場疫情得到妥善處置。

7個小時,趙宏偉和同事不知道說了多少句話,早已口干舌燥。回到辦公室,他自拍了一張照片發給王艷,向妻子報平安。此時王艷才知道,丈夫瞞著自己參加了疫情處置任務。

妻子“接手”丈夫任務

隨著疫情的發展,天津機場公安分局成立了由反恐特警支隊為骨干力量的疫情防控專業處置突擊隊,由20名隊員組成,王艷擔任副隊長。

王艷和突擊隊員

突擊隊的任務是,疫情期間處置到港航班的突發情況,突擊隊隨時可能面對疑似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旅客。類似大年初一趙宏偉參與的航班處突任務,將全部由王艷所在的突擊隊處置。

1月27日,一架由蘭州來津的航班到港后,醫護人員對航班旅客例行體溫檢查,發現大部分旅客體溫異常。聽聞這個消息,機艙內部分旅客情緒激動。

王艷接到報警后,立即帶領隊員到場。經過進一步調查發現,機艙內溫度較高,經過多方協調,所有旅客將在廊橋進一步接受體溫檢查。

旅客已經過近3小時的飛行,航班落地后進行了近一個小時的檢查,再次檢查將繼續耽誤時間,多名旅客情緒激動,但為了保障所有旅客安全,檢查必須進行。

王艷和隊員耐心和旅客解釋,并一一安撫。經過半個多小時工作,旅客情緒逐漸平穩,再次檢查時所有旅客體溫正常,王艷這才松口氣。

航班各項檢查難免造成旅客延誤,部分旅客的情緒激動,有人將不滿情緒向機組、地勤、民警發泄。王艷告訴記者,她非常理解旅客的情緒,有些旅客因為著急趕時間,也有些旅客精神過于緊張,但為了確保所有旅客安全,她必須嚴格按照既定規范和步驟操作,不能因為同情而“放走”疫情。

3位家人在武漢救治患者

如果不是疫情,大年初一晚上趙宏偉不會連夜出警;如果不是疫情,王艷和兒子已在湖北老家和親人團聚。

王艷的家在湖北省京山市,已經一年沒有回家看望父母的她決定今年春節帶著兒子回娘家過年。為此王艷購買了大年初一前往武漢的機票,然后乘車回京山市。

由于疫情發展,回武漢的計劃終止。就在王艷在天津機場疫情一線執勤時,她的小姨和兩位表姐正在武漢市發熱定點醫院救治患者。

王艷說,她的小姨和一位表姐是醫生,另一位表姐是護士。疫情發生后,她們一直在一線至今沒有回家。王艷在家庭微信群里詢問小姨和兩位表姐的情況,信息發出去后,過了兩天才得到回復,回信顧不上寫太多,只是報個平安。“和她們比,我這都不算什么,我給她們打氣,我們一家人永遠在一起。”王艷說。

疫情期間,趙宏偉、王艷二人加班加點,從大年三十至今,夫妻倆僅見過兩次面。他們的兒子樂樂(化名)最近不開心,去姥姥家的計劃泡湯了,爸爸媽媽整天不在身邊,他的寒假計劃全泡湯了。

王艷說,這個寒假,除了去湖北探親,還答應帶樂樂去滑雪,如今看來都無法實現了,王艷和樂樂說,疫情過后一定補償他。

趙宏偉卻告訴記者,他不敢給樂樂許諾,幾年來他答應樂樂的許諾因為工作原因幾乎沒有實現過。

趙宏偉和王艷的日常訓練

趙宏偉和王艷2007年相識,2009年結婚。13年的同事,11年的夫妻。2020年春節開始,他們成了這場特殊戰役中的戰友。往日巡邏中能彼此見面,就餐時能閑聊幾句,如今800米的路,兩人卻難得一見。

戰友,愛人,好久不見。

相關報道

武漢病毒所回應“零號病人”:黃燕玲未曾被感...

黃燕玲同學于2015年畢業后一直在其他省份工作生活,未曾回過武漢,未曾被2019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身體健康。

防疫期間謾罵毆打執法人員 男子被判拘役3個月

宣判后,被告人袁某祥當庭表示服判,不上訴。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當生命進入倒計時,他選擇拼命!年僅50歲的劉...

“我多想再上疫情防控阻擊戰的戰場啊!”

刺激战场国际版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