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五年兩次回信,習近平牽掛的這個地方發生大變化

2019-08-03 09:32  來源:人民日報  責任編輯:付靜宜
字號  分享至:

  中南海連著最基層,人民領袖和人民群眾心貼心。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多次給基層干部群眾回信。從脫貧攻堅,到志愿服務;從大學校園,到民營企業;從祖國邊疆,到創新一線……一封封回信,飽含深情、字字暖心、催人奮進,體現著心心相印的人民情懷,蘊含著對治國理政的深刻思考,表達著對奮進新時代的殷切希望。

  人民日報推出“牢記囑托 奔跑追夢——收到總書記回信之后”系列報道,與您一起見證發展變化、感悟初心使命。今天刊發第二篇《云南省貢山獨龍族怒族自治縣獨龍鄉:“獨龍族人對未來更有信心”》。

  西出云南貢山獨龍族怒族自治縣縣城茨開鎮,順著山道蜿蜒而上,山漸陡,林漸密,路漸窄。轉過一山又一彎,頭暈目眩時,山腰上赫然出現一個山洞,這就是高黎貢山獨龍江公路隧道,海拔3000米,全長6.68公里。

  2014年元旦前夕,當地群眾期盼多年的高黎貢山獨龍江公路隧道即將貫通,貢山縣老縣長高德榮和另外4位獨龍族干部群眾難抑喜悅,提筆給習近平總書記寫信報喜。總書記很快回信,獨龍族鄉親們興高采烈。

  2019年4月11日,喜訊再次傳來,習近平總書記再次給獨龍江鄉群眾回信,祝賀獨龍族實現整族脫貧,勉勵鄉親們為過上更加幸福美好的生活繼續團結奮斗。

  “時隔5年,兩次回信,充分體現了習近平總書記和黨中央對少數民族的親切關懷,讓我們切身感受到了祖國大家庭的無比溫暖!”高德榮動情地說。

  隧道通了 網購火了

  “今年春節期間,獨龍江鄉迪政當村青年木金輝,用手機在網上購買了一臺小鋼琴。也許大家會說,這不就是網購嘛,值得在這里說道嗎?獨龍族是從原始社會末期直接過渡到社會主義社會的少數民族,全族邁出這一步,實在是太不容易了!”

  今年全國兩會“代表通道”上,貢山縣人大常委會主任馬正山面對直播鏡頭,生動講述獨龍族的變化,“過去,獨龍江鄉一年時間里,半年是大雪封山的,與世隔絕。隨著高黎貢山獨龍江公路隧道的貫通,這樣的狀況結束了。”

  2014年4月10日,高黎貢山獨龍江公路隧道貫通。就在這天,5歲的獨龍族女童普艷花被重度燒傷。載著孩子的汽車穿過隧道,直奔貢山縣人民醫院。緊急救治后,又送到保山機場,旋即飛抵北京醫療。“若沒有這隧道,孩子早就沒命了。現在,普艷花在上小學,已看不出傷疤。”高德榮說。

  高德榮祖祖輩輩住在獨龍江鄉,曾任貢山縣縣長、怒江州人大常委會副主任,老老少少尊稱他“老縣長”。“獨龍江鄉變化翻天覆地,最大的變化是交通。”他感慨道。

  千百年來,峽谷幽深,雪山阻隔,獨龍族人過江靠溜索,出山攀“天梯”。1964年,修通“人馬驛道”,去趟貢山縣城,人背馬馱,需走三四天。1999年,公路通車,從鄉里到縣城縮短至七八個小時,但只能走半年。“高黎貢山獨龍江公路隧道通車后,兩三個小時就到了!”

  農技專家(右二)給獨龍族群眾傳授規范養蜂技術。王靖生攝

  產業興了 村民富了

  穿過隧道,盤道回轉,一路下行,終于到達谷底。一條江流,穿谷而過,碧如玉帶,這是獨龍江。江兩岸,便是獨龍族世居地。

  作為我國人口較少的少數民族,獨龍族現有約7000人。獨龍江鄉是其唯一聚居地,現有1136戶、4172口人,99%是獨龍族。轄有6個建制村、26個自然村落,分布在河谷兩岸山坡臺地,頭尾相距百余里。

  “總書記在第一封回信中,希望獨龍族鄉親順應自然規律,科學組織和安排生產生活,加快脫貧致富步伐。在第二封回信中,希望鄉親們再接再厲、奮發圖強,同心協力建設好家鄉、守護好邊疆。兩封回信為我們指明了方向。”見到記者,高德榮打開了話匣子。

  “走,我給你們當向導!”高德榮腳蹬雨靴,高挽袖子,一雙手粗糙有力。沿途兩旁的林木下,長滿狀似芭蕉的植物。高德榮告訴記者,這是草果,也是他們的脫貧果。

  獨龍族人世代以種蕎麥、土豆、苞谷、小米為生,因山陡地少,過去不時砍樹改地。盡管終年勞作,仍難以解決溫飽。高德榮琢磨,這些作物附加值太低,要脫掉窮帽子,必須種附加值高的作物。幾經篩選,他相中了草果。草果是烹調香料,市場俏銷。高德榮想,草果適應蔭蔽、潮濕環境,獨龍江鄉濕度大,如果在林下種草果,既利于草果生長,又可以保護生態,一舉兩得。

  可當鄉里把種苗分配到村,一些村民隨手往路邊一扔:“草果不能當飯吃,還是種蕎麥、苞谷穩當。”

  “干部干部,先干好,再部署。”高德榮自掏腰包建起示范基地,免費培訓村民,再請他們管理草果。3年掛果后,組織鄉親們觀摩采摘。這些當不得飯的東西,卻能賣上好價錢,鄉親們心動了。

  很快,6個村中,有5個村推廣成功,“家家戶戶搶著種。有的農戶年收入兩三萬元,草果成了‘搖錢樹’。”巴坡村村委會主任王世榮說。

  只有一個村沒成功,最北端的迪政當村。迪政當村毗鄰西藏察隅縣,海拔最高,無霜期短,草果難成活。高德榮發現,迪政當村有野生的重樓,這是珍稀藥材。“2014年,老縣長領著我們,讓8戶黨員帶頭試種。現在,已經種植近百畝。”村第一書記章國華說。

  “特色產業促脫貧,增收致富日子紅。”這些年,獨龍江鄉的特色產業發展很快,高德榮掰著手指,如數家珍:草果、羊肚菌等種植已初具規模,其中草果6.8萬畝、羊肚菌403畝;獨龍蜂、獨龍牛、獨龍原雞的養殖也漸成氣候。

  “去年,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6122元,同比增長23.5%,實現整鄉脫貧出列、獨龍族整族脫貧。”鄉黨委書記余金成介紹。

  村民獻歌頌黨恩

  少數民族地區的發展,始終牽動著習近平總書記的心。

  “我們并不陌生,因為有書信往來。”2015年1月20日傍晚,正在云南考察的習近平總書記,親切會見了高德榮、馬正山等5位寫信的干部群眾和兩位獨龍族婦女,同大家圍坐在一起,仔細詢問生產生活情況。總書記說:“我來見大家,就是鼓勵你們再接再厲,也是給全國各族人民看:中國共產黨關心各民族的發展建設,全國各族人民要共同努力、共同奮斗,共同奔向全面小康。”

  高德榮激動不已,代表鄉親們表示,獨龍族雖在邊疆,但會永遠跟著共產黨走,把邊疆建設好、邊防鞏固好、民族團結好、經濟發展搞好。

  龍元村有家“農家樂”,老板和曉永是個年輕人,過去常年跑運輸,率先致富后,成立了一家合作社,種草果、重樓,還養雞、牛、蜜蜂,結對幫扶十多戶群眾。“我是高黎貢山獨龍江公路隧道的受益者,也要讓鄉親們受益。”他說。

  46歲的江志高,馬庫村獨都自然村人,過去住在山上,棲身竹棚,常年赤腳,結婚十多年還沒有床,全家睡在火塘邊。2014年,政府在山下蓋起安置房,村子整體搬遷,江志高平生第一次睡上床,添置了衣柜、沙發、茶幾。這幾年種草果,年收入兩萬多元,還兼任村護林員,家里冰箱、洗衣機、液晶電視、音響、摩托車一應俱全,他還會用手機網購。“我想買個大電視,換套新音響。兒子已考取駕照,我們想再買輛‘小面包’”。

  在聯村干部引導下,江志高和妻子已經習慣了刷牙、疊被子、整內務。現在,每次進家門,都要換鞋呢!“不光是我們,全村人都會刷牙、換鞋了。”江志高說。

  從赤腳到換鞋,從無床到刷牙,從赤貧到網購,讓人由衷感嘆:“一步跨千年”!

  在巴坡村,王世榮唱起“感恩歌”,這是村民高禮生填詞譜曲的。歌詞是:公路通到獨龍江,公路彎彎繞雪山,汽車進來喜洋洋,獨龍人民笑開顏。啊喲啦喲,黨的政策就是好,幸福不忘共產黨!

  夜晚,我們圍坐在高德榮家的火塘邊,品嘗他自釀的米酒。老人越說越興奮:“總書記說,全面實現小康,一個民族都不能少。總書記這樣關心少數民族,獨龍族人對未來更加有信心!”

  來源:《人民日報》2019年8月3日第1版,原標題《云南省貢山獨龍族怒族自治縣獨龍江鄉:“獨龍族人對未來更有信心”》,記者:徐錦庚、張帆

相關報道

【戰疫“警”色28】武漢在復蘇,湖北在重啟!...

為了這一刻,他們把生命永遠停留在了花開之前。

10年前的“高速命案”劃上句號: 最后一名加害...

正義可能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分離第48天,援鄂女警寫了一封給兒子的信,道...

兒子,今天是媽媽來到武漢的第9天,也是與你分離的第48天。

刺激战场国际版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