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以黑護商,以商養黑!這個22人的涉黑"公司"倒閉了

2020-01-23 12:53  來源:正義網  責任編輯:聶明鏡
字號  分享至:

通過黑社會組織收斂錢財,用收斂來的錢財發展黑社會組織——

各界群眾參加旁聽

2019年12月18日,湖北省麻城市法院依法對由麻城市檢察院提起公訴的以被告人洪建國為組織者和領導者的22人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組織等罪一案,作出一審宣判:黑社會性質犯罪組織的頭目洪建國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聚眾斗毆罪、劫持船只罪、尋釁滋事罪、保險詐騙罪、敲詐勒索罪、強迫交易罪,非法拘禁罪、非法侵入住宅罪、偽造國家機關證件罪、賭博罪、高利轉貸罪、隱匿會計憑證罪、虛假訴訟罪,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二十四年零十個月,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其他21名被告人根據參與犯罪的事實、性質、情節和社會危害程度,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至拘役六個月,并處罰金。

該案涉案人員22人,涉及罪名16個,由黃岡市公安局偵查終結,黃岡市檢察院指定麻城市檢察院審查起訴。

以黑護商

謀取最大利益

現年60歲的“黑老大”洪建國,發跡于20世紀90年代,面對不斷膨脹的權錢欲望,他迷失了自我。1997年,洪建國辭去黃岡市交通局汽渡派出所公職,與他人共同出資成立湖北宏達飲品股份有限公司,后收購黃岡長江飲品實業總公司,并陸續設立黃岡市宏達商貿有限公司、黃岡宏達汽車銷售有限公司等經濟實體,至2009年,發展成為湖北宏達環保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宏達集團),業務涉及飲品生產、出租車運營、物業服務、輪渡運營、汽車銷售與租賃、駕駛員培訓、房地產開發等方面。

以黑護商,這是洪建國的發財秘訣。他以宏達集團為依托,先后采取不同手段,籠絡一批哥們弟兄,采取家長式管理、承包式經營等方式,逐步形成了以洪建國為組織者、領導者的黑社會性質組織。

2001年,洪建國得知湖北某市某飲品市場代理商王某從外省采購飲料進行銷售,便指使公司人員分成幾個小組,到某市將王某銷售的某牌飲料置換成宏達飲品公司生產的飲料,與王某發生爭執。

洪建國安排車輛、指揮人員前往現場增援,并指示公司員工秦某購買工具,做好打斗準備。洪建國與王某見面后發生爭執,秦某使用鋼管將王某頭部打傷,其余人員持鐵鍬追打對方,并將王某汽車玻璃打破。這一戰,讓洪建國打出了惡名,取得了某品牌飲料在當地的獨家經營權。

2005年底至2006年初,洪建國為搶奪黃州至鄂州長江江面運輸輪渡生意,打壓競爭對手,光天化日之下,兩次組織宏達公司員工二三十人統一著裝,在黃州楊家灣碼頭及附近江域,一次持械毆打正在駕駛輪渡的楊氏父子三人,強行要求楊氏父子放棄輪渡生意;一次指使十幾人從此船跳上彼船,暴力強權侵入他人輪渡駕駛室,壓制恐嚇船員,劫持他人船只改變航線,強行兩船并行,造成他人船只險些傾覆。

洪建國在黃州經營17個物業小區,2012年至2018年,宏達物業公司在經營物業小區過程中,強行收取停車費,且提供并不對價的物業服務,受到業主抵制,洪建國指使人員以粗暴的剪水管斷供電方式催收物業費。

宏達物業成為黃岡被投訴最多的物業公司,有記錄的群眾舉報接出警44次,群眾向房地產管理局、市長熱線、信訪局投訴21次。此種經營模式下的宏達物業公司,向集團上繳物業費2600余萬元,成為宏達集團的“錢罐”。

洪建國以黑護商,瘋狂斂財,2009年成立“宏達集團”以來,通過采取集團代替公司建賬,致使物業、汽車出租等實體公司均無獨立財務制度,而至案發時宏達集團凈資產近2億元。

以商養黑

依托集團犯罪

“以商養黑”,這是洪建國涉黑組織的生存之道。該組織在攫取錢財后,一部分用于購買棍棒和車輛等作案工具;另一部分用于為組織成員提供經濟資助、給予經濟補償、發放工資獎金、購買住房等,為組織成員提供生活保障。

除為在公司任職的組織成員發放固定工資外,還向部分所謂表現好的組織成員分配房屋,向部分起骨干作用的組織成員分配小轎車;對長期活躍在自己身邊的組織成員發放紅包,并安排所謂“先進工作者”赴北京、海南、泰國、越南等國內外旅游;為組織犯罪進行善后,疏通關系被拘留的組織成員提前釋放,并支付相關費用。

在他的強勢管理下,該組織經常自定規矩外出“執法”。2007年初,宏達公司在黃州中心菜市場上演“執法”,洪建國指派十余人,打著整頓市場、創建文明城的幌子,在菜場著裝巡邏,對不服從管理者,持木棍、鐵鍬進行圍毆。自此,宏達公司在菜市場打下碼頭,盤踞十余年,勒索基層勞動者的血汗錢,累計金額10余萬元。

由于洪建國經濟實力雄厚,財大氣粗,只要對集團利益形成挑戰,他就授意、指使公司負責人糾集、組織成員通過聚眾造勢、擺場示威、斷水斷電、制假造假等手段,實施違法犯罪行為,干擾、破壞他人生產、生活,非法影響排擠、打擊競爭對手,為自己謀取利益。

2010年至2017年,宏達駕校為爭奪生源,在黃州城內各駕校招生或經營期間,在招生攤位前,擺場示威,在公共交通路段,指令駕校司機動輒幾十人開著“宏達”字樣的教練車,集結成團、堵門、堵路施壓,造成公共秩序混亂。

因宏達駕校無工商注冊登記,不具備公司資質,被執法部門要求停業整改,駕校負責人黎某多次到黃岡道路運輸管理局,對負責人糾纏、辱罵,兩次指令駕校司機開車聚集到運管局,群體性上訪施壓,還對工商執法人員上門執法采取關門困守,反鎖限制離開方式,抵制行政執法,造成惡劣的社會影響。

該組織實施的違法犯罪活動,在組織發展前期暴力性突出,以毆打、劫持、限制自由等暴力、威脅為手段;在組織存續后期以“軟暴力”為主,包括破壞財物、拉掛橫幅、斷水斷電、擺場示威、聚眾滋擾以及通過驅趕從業人員、派駐人員據守等,形式多樣,組織成員只需利用組織勢力和影響力,采取軟暴力手段就能對他人形成心理強制、威懾。

法網恢恢

洪建國自感形勢不妙

全國聲勢浩大的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開始后,洪建國自感形勢不妙,2018年8月,他指使親屬將宏達集團公司辦公室內裝有的1000余本財務賬本藏至親戚家中,后經公安機關多方努力,終于追回被隱匿的財務資料。

2018年9月30日,洪建國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2019年1月,該犯罪團伙被公安機關一網打盡。2019年7月10日,麻城市檢察院接到黃岡市檢察院交辦的洪建國等22人黑社會組織案之后,院黨組高度重視,迅速成立了以檢委會委員、公訴部負責人李江帆為首的專案組。檢察長彭正元、副檢察長李成美親自閱卷、親自指揮、親自提審,檢委會三次討論專案組的審查起訴報告,多次向黃岡市檢察院請示匯報。

麻城市檢察院公訴團隊提前介入,經過近三個月的日夜奮戰,公訴團隊引導公安機關補充完善201本案卷,形成了52萬余字的審查起訴報告、3萬余字的起訴書,記錄犯罪分子的樁樁罪惡,成功將這起黃岡市影響最大的以洪建國為首的22人黑社會犯罪集團送上了法律的審判臺。

檢察機關指控,應當以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尋釁滋事罪、聚眾斗毆罪、保險詐騙罪、妨害公務罪、非法拘禁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高利轉貸罪、故意毀壞財物罪、故意傷害罪、劫持船只罪、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開設賭場罪、強迫交易罪、搶劫罪、敲詐勒索罪、偽造國家機關證件罪、虛假訴訟罪、隱匿會計憑證罪、詐騙罪,依法追究被告人洪建國等22人黑社會犯罪團伙的刑事責任。

11月20日下午6日,法槌在被告人洪建國的嚎啕大哭聲中落下,涉及22名被告人、歷時3天、庭審長達27個小時的洪建國等22人黑社會組織犯罪案,經過法庭調查、法庭辯論和被告人最后陳述等環節,除團伙首領洪建國外,其他21名被告人均簽署了認罪認罰具結書。

案后說法

湖北省麻城市人民檢察院檢察二部主任檢察官孟南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以來,我國社會經濟、政治體制改革步伐加快,社會處于轉型時期,各項體制機制尚不完善,極少數人利用法律、制度的漏洞和監管的缺失,糾集人員,拉幫結伙,形成黑社會性質組織,伴隨著暴力和掠奪,通過灰色甚至違法經營,迅速完成資本原始積累,獲取巨額財富。這些人以血緣、地緣、業緣關系為紐帶,以共同逐利為目的,以有組織的暴力犯罪為手段,建立起以“黑老大”為核心,一損俱損、一榮俱榮的利益共同體。正如本案中的黑社會性質組織,以謀取經濟利益為目的,為了打擊競爭對手、形成強勢地位、樹立非法權威而不擇手段,對當地百姓和經濟、社會秩序造成極其惡劣的影響。

大廈將傾,非一日之功;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縱觀本案,被告人由于夸誑、唯利是圖、法律意識淡薄,在面對不斷膨脹的權錢欲望時,逐漸迷失了自我,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不惜犧牲他人合法利益和法律公正為代價。

依法治國是社會文明進步的顯著標志,是國家長治久安的必要保障,更是人民群眾的殷切期盼。本案的公正審理,是還法律以尊嚴,還人民以公道,還社會以正氣的直接體現,進一步保障了人民安居樂業、社會安定有序,進一步增強了人民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為了創造更加安全穩定的社會環境,請牢記中國的古訓:“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

相關報道

武漢病毒所回應“零號病人”:黃燕玲未曾被感...

黃燕玲同學于2015年畢業后一直在其他省份工作生活,未曾回過武漢,未曾被2019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身體健康。

防疫期間謾罵毆打執法人員 男子被判拘役3個月

宣判后,被告人袁某祥當庭表示服判,不上訴。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當生命進入倒計時,他選擇拼命!年僅50歲的劉...

“我多想再上疫情防控阻擊戰的戰場啊!”

刺激战场国际版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