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解讀】世衛組織為什么做出這個決定?我們從全球衛生治理角度看看

2020-01-31 18:02  來源:PKU健康傳播  責任編輯:聶明鏡
字號  分享至:

緊張的中國人等到今天凌晨,該來的還是來了!

當地時間1月30日(北京時間1月31日凌晨),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干事譚德塞與突發事件委員會第三次就中國疫情召開緊急會議后宣布:中國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疫情,已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ublicHealthEmergencyofInternationalConcern,PHEIC)。

消息一出,頓時刷屏!

各種解讀、各種評論,應接不暇。世衛組織為什么會做出這樣一個決定?我們不妨換位思考,站在國際公共安全的高度,從世界衛生治理的角度,來看看這個問題。

右一為譚德塞,圖片:WHO官方Twitter

人民日報微博報道

什么是PHEIC

WHO歷史上共宣布過五次PHEIC,分別是2009年H1N1流感病毒疫情、2014年野生型脊髓灰質炎病毒疫情、2014年西非埃博拉病毒疫情、2016年巴西寨卡病毒疫情、2018年剛果(金)埃博拉疫情。

除了2009年的H1N1流感病毒疫情外,無論是埃博拉病毒還是寨卡病毒等,對于絕大多數中國人來說,只是從國際新聞上聽聞這些病毒以及其引起的嚴重疫情,但這些疫情從未真正影響到自己的生活。

此次WHO將中國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疫情列為PHEIC,難免讓正在舉國上下抗擊疫情的中國人心頭一緊!

那么究竟什么是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HEIC)呢?

2003年的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SARS)是21世紀第一次全球公共衛生突發事件。各國在這次事件中意識到,在全球化時代人們交往日益密切,公共衛生安全不再是一個國家或地區自己的事情,已經成為需要全球協作解決的問題。

為了再次面對相似事件時,各國能有效預防和應對,WHO的最高權力機構世界衛生大會,在2005年將舊條例修訂為《國際衛生條例(2005)》,并在其中提出PHEIC的定義:“通過疾病的國際傳播構成對其他國家的公共衛生風險,以及可能需要采取協調一致的國際應對措施的不同尋常事件”。

一個事件是否構成PHEIC,其考慮因素包括:疾病感染病例、死亡病例、傳染性、治療效果、疫區人口密集程度;病情發展速度;是否傳出國境;是否需要限制國際旅行及貿易等。

PHEIC的有效期也并非網傳的3年。實際上,根據疫情的發展,WHO宣布PHEIC后隨時可以撤銷及修改。發布后有效期為3個月,之后自動失效。

全球衛生治理的理解角度

在當地時間1月30日將中國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疫情宣布為PHEIC之前,WHO已經于當地時間1月22日和1月23日召開了兩次針對中國疫情的緊急會議,均表示宣布PHEIC為時尚早。

一周后,WHO的決定改變!

對于WHO來說,這一決定的改變除了疫情本身的蔓延的因素外,作為國際上最大的也是最重要的政府間衛生組織,WHO還必須從全球衛生治理的角度來進行考慮。

全球衛生治理屬于全球治理的重要議題之一,與全球發展治理、全球公共安全治理緊密相關。全球衛生治理旨在通過建立多邊合作機制,促使多元主體以多種方式在全球健康領域協作,并以全球治理視角共同制定并有效實施具有約束力的國際規制,以便更好應對全球健康危機,不斷促進健康公平,最終實現全球范圍健康的綜合治理過程。

在進入“全球衛生治理”之前,人類先后經歷了聽天由命的“原始社會衛生治理階段”、各自為政的“國家衛生治理階段”、合作有限的“國際衛生治理階段”。在“全球衛生治理”的今天,人們對全球性的疾病爆發信息透明度需求不斷提高,要求改善全球公共衛生條件的需求不斷高漲。

簡單說,在全球化日益緊密的今天,全球衛生治理更強調對人類健康的總體性保護

北京大學全球衛生系副主任謝錚認為,WHO具有提醒和警示其他國家的責任,WHO宣布中國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疫情構成PHEIC,也并非是對中國進行旅行或貿易封鎖;全球化下,無論是疾病流行、交通貿易封鎖,任何國家都會受牽連;宣布PHEIC的目的是全球協調一致抗擊疾病;國內媒體需要給出PHEIC正確信息,不要讓公眾以為被宣布PHEIC是一件悲觀的事情,關于“中國是疫區”的說法也是誤解。

從全球衛生治理的角度看,我們能夠更好理解這一觀點,也更能科學、理性地認識WHO的決定。

WHO關于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態度變化

中國是全球衛生治理的重要參與者,在其中扮演著重要角色和發揮著巨大作用。比如,埃博拉爆發后,聯合國召開了有史以來第一次衛生緊急會議UNMissionforEbolaEmergencyResponse(UNMEER),號召疫情國家、聯合國駐地協調員和聯合國各國家團隊的支持。中國提供了大量資金、專家隊伍和基礎設施等援助,幫助應對西非疫情。

此次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疫情起源于中國,其防治重心也在中國。從全球衛生治理的角度看,對于眼下的中國來說,在此次疫情中,對內要上下齊心,信息透明,動員社會各方面力量來控制疫情蔓延;對外要與世界衛生組織和國際社會開展密切溝通與合作。這是中國對全球衛生治理的最大貢獻,也是我們戰勝疫情的必由之路。

面對疫情,世界上極少有國家能采取如中國這樣強有力的應對措施。

WHO總干事譚德塞在1月28日訪問中國時也表示,“我們贊賞中國對此次疫情的重視程度,尤其是高層領導的承諾,以及在共享病毒數據和基因序列方面展現出的透明度。”我們有理由相信中國人民只要眾志成城,科學、積極地采取防治措施,就能夠戰勝此次疫情,回歸到正常生活之中。

今天是中國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被宣布為PHEIC的第一天,我們期待那最后一天的早日到來。

相關報道

武漢病毒所回應“零號病人”:黃燕玲未曾被感...

黃燕玲同學于2015年畢業后一直在其他省份工作生活,未曾回過武漢,未曾被2019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身體健康。

防疫期間謾罵毆打執法人員 男子被判拘役3個月

宣判后,被告人袁某祥當庭表示服判,不上訴。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當生命進入倒計時,他選擇拼命!年僅50歲的劉...

“我多想再上疫情防控阻擊戰的戰場啊!”

刺激战场国际版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