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有困難找警察”,他們是方艙里“管得寬”的“太平洋警察”

2020-03-15 08:25  來源:平安湖北  責任編輯:黃雨婷
字號  分享至:

不怕是假,卻毅然跨過隔離門,進艙值守

不吃不喝,但一心牽掛病患的溫飽冷暖

不能多說話,卻一次次苦口婆心安撫勸慰

高峰時,在湖北武漢收治輕癥新冠肺炎病患的16家方艙醫院里,1200余名警力24小時輪流駐守,加強方艙內部及周邊治安管理,全力保障方艙醫院安全有序。

方艙很大,大到一個就可以容納2000名病患。方艙很小,小到只能算派出所、警務站轄區內的一個重點單位。

截至3月9日,武漢16家方艙醫院有12家休艙,患者陸續分流到定點醫院。隨著醫護人員的撤離,“方艙警察”這個只存在了1個多月的特殊警種,也將不復存在。

一個多月里,他們經歷了什么?發揮了什么樣的作用?得到了什么樣的評價?

一班三小時準備六小時執勤

不吃不喝守護方艙安全

3月5日下午2:00,武漢市公安局江岸區分局戰“疫”突擊隊隊員龐飛,剛吃完當日的第一頓飯。

龐飛和其他5名戰友負責武漢全民健身中心方艙醫院當日早上7點至下午1點的安保執勤。

“我還是昨天吃過飯的。”因為害怕值班期間要上廁所,龐飛當日凌晨5:10起床,上衛生間強排。6:00,他和戰友下樓,在突擊隊負責人、全國公安系統一級英雄模范、江岸區分局刑偵大隊教導員許奎監督下穿戴好防護裝備。7:00,他們進方艙,13:00出艙,洗漱完畢直到14:00才吃上當日的第一餐。

龐飛

方艙醫院,是離病毒最近的地方,也是令人望而卻步的地方。白衣天使需要守護,醫院秩序需要維持,公安民警不得不逆行向前,堅守防線,確保方艙安全。

而能保護民警的,只有笨重的防護服。一旦進了方艙,它既不能打開也不能脫下,影響了行動和排泄。從沒想過會穿尿不濕的民警,這次只好乖乖穿上。

“進了方艙,每個民警胸部以上不能碰、不能動,這是鐵的命令。”許奎非常擔心執勤民警手部沾染的病毒傳染到面部,因此嚴格要求。

因為穿上防護服不便如廁,進艙前三小時不吃不喝,成了“方艙警察”不成文的規矩。

“每次上第二天早班,我從前一天晚上9點開始不吃不喝。”龐飛說,下午一點接班的同事,在上崗前三小時就不能喝水,渴了喝一口水含著潤下喉,再吐掉;早上7點吃早餐,晚上七點下班,換衣洗漱一小時,晚上八點才能吃第二頓。

每到飯點,飯香飄來,龐飛和同事們只能抿抿嘴,裝作不餓,或者努力工作,忘掉饑餓。

穿著密不透風的防護服,堅守6個小時,對民警的身體是巨大考驗。

許奎與突擊隊員

“負責凌晨1時至7時執勤的民警,其實是徹夜不睡,好多同事第二天出來一句話都不說,只想躺下睡覺。”許奎介紹,“我們靠意志力堅持,決不會退縮。”

許奎率領的戰“疫”突擊隊15名民警、48名輔警自2月12日開始在方艙執勤,住隔離酒店,一直未回家。因為身處方艙,即使等到休艙,他們仍然要繼續隔離。

個個都是全能型“選手”

各類雜事主動干

新來的患者恐懼不安。

因生活習慣差異,患者之間偶有矛盾。

病患情緒焦躁,吵鬧醫護人員。

“不能寒了患者的心,更不能因患者吵鬧讓援鄂醫護人員寒心。”

為此,除了治病救人不干,“方艙警察”什么活兒都干。他們當起戰斗員、調解員、服務員、心理輔導員,角色隨著需要轉換。

帶著的口罩如果濕了,會導致呼吸不暢。民警本該少說話,但遇到鬧脾氣、發生糾紛的患者,只能苦口婆心勸。小陳一家感染新冠肺炎,父親去世。在方艙隔離的小陳坐臥不安,和保安發生沖突。龐飛和同事宋楓輪番做工作一個多小時,終于讓他平靜。

患者梁某因方艙不提供治療基礎病的藥物,向護士求助。護士也無法解決,只好叫讓他找警察。宋楓趕到,答應下班后為梁某買藥。第二天,宋楓就將梁某要的藥送到他面前。

2月14日晚,兩名臨床的患者因衛生問題發生糾紛。龐飛和5名同事趕緊上前控制局面,并聯系護士為其中一人換床。“該兇時還是得兇,希望大家事后能理解。”龐飛說。

“方艙警察”除了維持治安,還要協助醫護人員分發飯菜、生活物資,給情緒不穩定的病人做思想工作,征集病人和家屬的意見向醫護人員反饋。

患者反映,艙里燈光太亮睡不著,民警去調;半夜病人要挪床位,民警去搬;援鄂醫生、護士聽不懂武漢方言,民警們自覺當起翻譯官;醫護人員和病患很快都知道,有困難,找警察。

“警察在,不會發生大矛盾。”“公安民警進方艙值守,我們工作更安心。”患者和醫護人員紛紛在方艙愛心墻上留言。

方艙不大,但里面所有的警察都和龐飛一樣,成了“太平洋警察”,什么都管。武漢市公安局東西湖區分局民警張敬畏,堅守至3月8日武漢客廳方艙醫院休艙。期間,醫護人員忙不過來,張敬畏主動扛氧氣罐,換飲用水桶,收拾垃圾,一忙就是一身汗。

張錦星

同為東西湖區分局的95后女警張錦星,經多次申請,最終也成為一名“方艙警察”。為何這樣安排?原來,病患中有很多女患者,警花上陣利于溝通。事實證明,這個安排是科學的。方艙中,害羞的9歲男孩、不便交流的聾啞病患,都成了她的好朋友,女性細膩、溫柔的優勢得以充分發揮。休艙時,病患們給方錦星取了個外號,“貼心小棉襖”。

是病人更是戰士,換個戰場繼續服務

武漢市洪山體育館方艙醫院里,湖北省公安廳高警總隊民警金穎和接受治療的其他六名警察組建的“黨員先鋒隊”,成了聯通醫院和病人間的一座“連心”橋。

疫情中,金穎不幸感染新冠肺炎,2月7日被安排進方艙醫院集中收治。

治療中,看到醫護人員夜以繼日地忙碌,感受著來自他們的溫暖,金穎心里逐漸萌生一個想法:“作為一名警察,要與白衣天使共同戰斗。”

2月10日,入方艙三天后,金穎加入洪山體育館方艙醫院東區的臨時黨支部,以志愿者身份協助醫護人員為病友發放餐食、藥品,組織調解矛盾糾紛。

圖為金穎(右二)所在的武漢市洪山體育館方艙醫院“臨時黨支部”成員

按照黨支部安排,金穎還負責疏導病友的負面情緒。她引導大媽們跳廣場舞,組織大叔們集體唱卡拉OK,協助編排《我和我的祖國》快閃舞。小小活動,拉近人心,金穎和方艙內很多病友成了朋友。

“政府、醫護和我們志愿者的努力成效有目共睹。病友們住得安心,身體狀況逐漸好轉,絕大部分病友情緒穩定,艙內氛圍和諧。”金穎說。

金穎所在的武昌方艙醫院東區臨時黨支部,書記是武漢市公安局洪山區分局交通大隊民警張兵。2月11日那段在網上廣泛流傳的方艙醫院患者高唱《歌唱祖國》的視頻里,舉著喇叭放背景音樂的人就是他。張兵2月5日確診后進入武昌方艙醫院治療,在治療期間他沒有閑著,主動參與病區管理、幫助解決病人困難,并根據病區實際提出了分區管理模式,由病友自我推薦擔任病區組長,參與日常藥物分發、食品分配,這種管理模式被推廣到武漢多家方艙醫院。2月10日,他被東區臨時黨支部選舉為支部書記。“黨支部書記是臨時的,但是他為病友群眾服務的心是真摯的。”來自積玉橋社區的病友萬某說。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湖北有400余名民輔警被感染新冠肺炎病毒,其中很多人進入方艙醫院接受治療。他們,是病人,卻更愿意做個艙內的斗士,一邊接受治療,一邊主動承擔起服務病友、秩序維護等工作,將人民警察的職責延伸到方艙的每一個角落。

相關報道

江蘇省人民檢察院依法對馮全兵決定逮捕

江蘇省人民檢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賄罪對馮全兵作出逮捕決定。該案正在進一步辦理中。

暖心!他決定撤訴,只因被告是武漢的企業:抗...

2月10日,廣西壯族自治區北海海事法院的法官劉喬發接到一名原告打來的電話,電話那端是來自廣西百色的許某。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疫情面前,我們并肩戰斗也是一種浪漫

在疫情面前,夫妻二人用最美逆行守護著萬家團圓。

刺激战场国际版官网 吉林快三预测大小单双 今天河北快三推荐豹子 由近及远释放海南赛事 北京快三开奖 股票融资如何操作展期 股票配资项目联系方式 今日河南481开奖结果 山西11选五5开奖走势图 pk10最牛计划网站 甘肃11远5开奖结果查询 燕赵风采20选5开奖结果 修正药业股票代码 河南福彩快三技巧 幸运快3哪里可以下载 中国a股最大的股票 福彩排列七开奖公告